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產經 教育 銀行 房產 旅游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湖南防汛可否解壓?國家級“氣象天團”多角度詳解來了!

2020年07月14日 09:07:53 來源: 紅網

  6月2日至7月12日6時,

  中央氣象臺連續40天發布暴雨預警,

  成為2007年開展暴雨預警業務以來

  歷時最長的一次。

▲中央氣象臺發布的7月4日8時至7月10日6時降雨量實況圖。

  南方此輪非比尋常的持續強降雨呈現出影響范圍廣、持續時間長、極端性強、局地強降水重疊度高等特點。僅7月11日8時至12日8時一天,長江流域內有13站超歷史最高水位、11站超保證水位、88站超警戒水位。

  作為雨情主要聚焦地之一的湖南,主汛期以來省內34天出現100毫米以上大暴雨,14天出現了200毫米以上特大暴雨,60個縣市區區域站單點日降雨量突破歷史極值……這絕對是一組驚人的數字。

  觀潮君采訪了中央氣象臺首席預報員馬學款、國家氣候中心首席預報員王永光、國家氣候中心氣候變化適應室研究員黃磊、國家氣候中心副研究員翟建青、湖南省氣象局副局長胡愛軍五位專家,多角度詳解近期南方強降雨之兇猛與下階段防汛重點。

  南方暴雨到底強到什么程度?

▲蓮花坳是益陽沅江市瓊湖街道辦事處的一個洲島,位于南洞庭湖水域,四面環水。此輪強降雨中,絕大部分村民房屋被淹沒在洪水當中。

  根據國家氣候中心統計,入汛以來截至7月10日,我國南方共出現15次大范圍強降雨過程。其中,6月11日至7月10日,主雨帶北抬至長江中下游一帶,多雨中心位于湖南北部、江西北部、湖北東部、安徽南部、浙江中部等地,浙江、安徽、江西局地累計降水量超過800毫米。

  6月1日至7月9日,湖南、湖北、安徽、江蘇、貴州、浙江、重慶、江西、上海、廣西、四川等省份共計85站累計降水量超過年降水量的一半。長江流域平均降水量達到369.9毫米,較1998年同期偏多54.8毫米,為1961年以來歷史同期最多。

  具體到湖南,自5月29日以來共出現9次強降雨過程,平均間歇時間2天,全省平均雨量405毫米,較常年偏多近4成。

  南方暴雨為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6月以來,我國南方地區頻繁出現強降雨過程。其頻繁性不僅體現在強降雨過程多,而且強降雨一輪接一輪,間歇期非常短。

▲中央氣象臺首席預報員馬學款。

  馬學款解釋,降雨“車輪戰”主要與今年6月以來的大氣環流形勢有關。具體來說,今年6月以來,西北太平洋副熱帶高壓(簡稱副高)比往年同期勢力偏強,其外圍的西南氣流將來自孟加拉灣或我國南部海區的充沛水汽輸送到我國南方;同時,北方的冷空氣活動也比較頻繁,造成了冷暖空氣在南方地區持續交匯的局面,由此導致強降雨過程頻繁而持續發生。

▲湖南省氣象臺接連發布暴雨橙色預警。

  王永光介紹,引發此次強降水過程的還有一只“怪獸”,那就是“梅雨”。由于今年江南地區的梅雨比往年偏早了7天,而長江中下游地區在6月9日就已經入梅。同時,這只“怪獸”還一直在從其他地方獲取能量。入梅偏早和梅雨鋒偏強,是長江中下游梅汛期降雨異常偏多的原因。

  與1998年我國南方特大暴雨事件相比,此次長江中下游地區的降水如何?

  “綜合考慮范圍、持續時間和雨量發現,6月27日以來(截至7月9日)的我國南方區域性暴雨天氣過程綜合強度為1961年來第五強(1998年第一)。” 翟建青說,與1998年洪水相比,今年6月27日至7月9日的南方區域性暴雨天氣過程具有持續時間長、影響范圍廣等特點。

  從區域上來看,1998年暴雨過程覆蓋長江以南大部分地區,超過250毫米區域集中在江南北部及廣西東部等地;而今年暴雨過程位置偏北,集中在江淮、江漢東部、江南大部及重慶、貴州等地,超過250毫米區域集中在湖南西北部、湖北東南部、江西北部、安徽西南部、福建西部等地。

  現階段湖南防汛壓力會否減輕?

  根據中央氣象臺預報,7月13日至16日,主雨帶又將南落至長江中下游地區。在此期間,主要強降雨區域會出現在長江中下游地區,重慶東部、貴州北部、湖北、湖南北部、江西北部、安徽中南部、江蘇南部、上海、浙江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區還將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

  馬學款提醒說,下一輪降雨與7月4日至7日的強降雨雨帶有較大的重合度,需要關注降水的疊加影響。

▲7月11日暴雨過后,湖南西北部一處道路塌方正在被清理。

  胡愛軍介紹,未來一周內湖南降雨仍將集中在湘西北地區。17日以后雖然湖南降雨有所減弱,但上游來水量大,仍需防范流域性洪澇災害,洞庭湖區、澧水流域及沅水中下游地區的防汛抗災工作需要予以高度關注。

  暴雨與近年來氣候變暖有關嗎?

  未來這樣極端的天氣會越來越多嗎?

  “雖然目前很難將單獨的一次天氣氣候事件(比如南方暴雨)直接歸因于全球氣候變暖,但在全球氣候變暖的大背景下,一些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確實在增多增強。”黃磊說,在全球變暖的背景下,1951年以來,我國平均溫度和極端溫度都呈顯著升高的趨勢,一些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呈現出強度更強、發生更加頻繁、持續時間更長的特點。

▲1961年至2019年全國暴雨日數歷年變化

▲1961年至2019年全國平均高溫日數歷年變化

  氣候模式的預估結果表明,如果不控制人為溫室氣體的排放,未來全球范圍內一些極端事件的出現頻率、強度和持續時間都將顯著增加。因此,進一步增強我國應對極端災害的能力已經迫在眉睫。

  黃磊說,未來更需要強化極端災害的風險防范措施,加強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監測預警和氣象災害風險管理,健全政府主導、部門聯動、社會參與的防災減災機制,共同應對極端天氣帶來的考驗。

  文 /張興莎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6234471
15选5走势图20 股票基金怎么玩 云南11选5直选基本走势图 极速11选5计划 广州配资网 黑龙江彩票11选五开奖查询 浙江省20选5走势图新彩网 股票涨跌谁控制 山西快乐十分如何选择前三 程远双色球杀号 今天排列五开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新浪爱彩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爱彩乐山东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稀土股票有哪些 北京十一学校 如何进去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