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產經 教育 銀行 房產 旅游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網課時代:老師當起“主播”,家長成了“助教”

2020年03月09日 09:06:43 來源: 華聲在線

  老師當起“主播”,家長成了“助教”

  新課開啟,網絡教學難度升級,學生學習效率“兩極化”現象明顯

  3月5日,長沙市開福區清水塘江灣小學語文教師陶莎正在進行網課剪輯。

  3月9日起,除了畢業年級,長沙中小學生的居家在線學習模式進入新階段。因為,大家要開始上新課了。如果說2月10日以來大家的網絡學習難度是1.0版本,那接下來,難度估計要進入2.0版本了,因為其意味著“打醬油”的網絡學習狀態必須調整,而要真正檢驗學習效果。

  “老師變主播、家長變助教”是居家在線學習最生動的寫照。在線教育為“停課不停學”期間宅家的孩子們盡可能營造了學習氛圍,但也讓其弊端展現得淋漓盡致。

  ■三湘都市報·華聲在線記者 劉鎮東 楊斯涵

  教師

  視頻錄制、剪輯成難點

  “下周將要開始進行新課內容的教授,一周多以前長沙市開福區教育局便安排了專門的信息課老師幫助授課教師進行課程的錄制與剪輯。”長沙市開福區清水塘江灣小學教導處主任唐杰靈告訴記者,為了保證新課的學習效果,長沙對各學段的教學資源建設進行了分配,開福區負責整個五年級每門課程的錄制。一大批名師從課堂走進錄播室,當起了“主播”。

  由于五年級下冊使用的是部編版語文新教材,老師們沒有課本,也沒有教參,開福區語文教研員彭昕老師便組織上課老師開視頻會議,帶領老師們一起研讀電子版的教材、教參,多次修改教學設計,保證網課的錄播質量。

  “不要小看30分鐘的線上課程,那可是無數個線下30分鐘換來的。”在唐杰靈看來,網絡課程就像公開課一樣,不管是備課還是講授,都需要經過無數遍地推敲,唯一不同的在于網絡課程需要進行錄制和剪輯,“這也是最難的地方。”唐杰靈告訴記者,一小段視頻,拍了十多遍,背后原因可能是視頻模糊不清,也可能是哪句話磕巴了,又或是道具突然“失控”了。

  “目前已將下周整個五年級要上的19節課全部錄完了。”長沙市開福區教育科學研究中心副主任盛建武介紹,在接到長沙各中小學需開展新課教學通知的第一時間,開福區教育局便從名師工作室選派了19名優秀骨干教師進行課程錄制,涵蓋五年級的所有學科,同時,為了保證課程質量,還建立了區、校五級研究審核制度。

  除了統一安排的錄課,變身“十八線主播”的老師們還完成了許多“自選動作”,他們的手機、電腦下載了一堆用來線上教學的軟件,“主播”們紛紛表示“太難了”。

  舉措

  建設示范課程

  在線教學有幫手

  為滿足湖南省中小學教師在疫情防控期間利用互聯網和信息化教育資源開展教育教學工作,目前,省教育廳迅速建設全省中小學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提升工程2.0第一批示范課程,提供一批支持教師在線教學能力提升的培訓資源包,組建一支在線服務工作團隊,服務和保障我省中小學教師疫情期間的在線教學,解決他們在在線教學過程中碰到的困惑和難題。

  同時,針對教師網絡操作技術不熟練、積極性等問題,省教育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將組建省級專家團隊,研制在線教學操作指南,對不同地區、學段、學科教師進行分類指導和在線培訓;各地各校組建本地專家團隊,以線上傳幫帶的方式進行全覆蓋培訓指導。

  家長

  “助教”有點忙,盼孩子早開學

  面對網絡教學這一新方式,不少家長“吐糟”:“在家不僅要當廚子、保姆,還有一個新的身份——助教。”

  長沙市雨花區砂子塘二小的家長楊女士告訴記者,孩子最開始上網課時還特別有新鮮感,基本能跟著老師的步伐來。但過了幾天,“注意力不集中”的問題就暴露得很明顯。“必須得一直在陪伴上課,否則特別容易走神。”

  家住長沙岳麓區的譚女士家里兩個孩子,一個上高一,一個上小學四年級。“兩個孩子光微信群就有六個,置頂都看不過來,不同科的作業還得發在指定的群里。”她直言,家里能聯網的設備全都派上場了。

  眼下,開學時間還未定,“助教”們求開學的呼聲漸漲。家長李先生說:“我們已經復工了,網課很多要求,家里老人不會操作。我只能中午抽空跑回家,幫孩子拍視頻、拍照片。真希望孩子能快點開學。”

  觀點

  不要把網絡學習變成“家長作業”

  長沙市岳麓區博才白鶴小學校長王謝平認為,網絡授課使得教學場景發生了變化——原本在課堂由老師擔任管理的角色,現在變成家長對孩子進行直接管理,而老師的主要工作則在課堂上。她建議,家長更要側重在培養孩子獨立學習的能力上,而不是承擔起孩子所有的作業,不能讓網課成為一家人的負擔。

  長沙市教育局宣傳統戰處處長黃軍山表示,開展網絡教學的前提,是要確保學生在家安全學習、學有所獲。他認為,學校要加強對學生自主學習能力的培養,倡導學生自我監督、自我管理。目前,“自主原則”已成為長沙中小學網絡教學的一項要求,各校不得要求打卡、拍照上傳,也不得向家長布置任務。

  學生

  學習效率不一樣,“兩極化”現象明顯

  和家長的“忙亂”比起來,大部分孩子對于上網課還是表示歡迎。但一個比較明顯的現象是:由于學生在自覺性、自主學習上的差異,導致學習效果上的兩極分化越發明顯。

  “只是上課的地方變了,方式變了,其他沒什么區別。”小鵬是雅禮中學的高三生,平常在學校里被稱為“學霸”。小鵬告訴記者,他一直保持著自己在學校上課一樣的作息時間——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洗漱完畢后,再進行40分鐘的朗讀背誦,“我會在每天第一節課前的10分鐘進‘教室’,這樣才能更好地進入網課的學習狀態。”對于網課的學習,小鵬非常配合。但也有少數同學因為作息時間不規律、狀態不緊迫,學習效果大打折扣。

  “因為缺乏課堂氛圍,居家復習時,有些學生難以進入學習狀態。”長郡中學教務處主任羅清華認為,線上學習讓學生更易呈現“兩極化”現象:學習習慣良好的學生能通過自主學習,成績得到更大提升;而不自覺的學生效率愈低,成績會有所下滑。

  建議

  制訂計劃,養成的良好學習習慣

  長沙市雅禮中學高三年級組組長周杰認為,學生學習不僅只是聽課,還要進行復習和練習。練習的目的是為了鞏固學習成果,在線教育的缺陷就是缺少練習的指導和反饋。記者了解到,教師線上答疑已成為線上教學“必修課”,因此家長一定要在教師答疑前,讓學生完成對應的作業,看看孩子在學習過程中還有哪些沒弄明白的地方,最好再提前帶領孩子預習第二天要學習的內容。

  長沙市岳麓區博才白鶴小學校長王謝平表示,開始上新課后,雖然線上學習的進度會有所控制,但孩子必須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才能提高學習效率。

  應對

  靈活實施網絡教學

  解決“追信號、蹭網”難題

  追信號、蹭網……如果你以為線上學習就是坐在家里看電視、電腦或者刷手機,就大錯特錯了。信號差、設備缺乏、不懂技術操作等問題是擺在留守兒童等孩子面前的一道難題。

  長沙市新竹第二小學一(8)班的張宏澤寒假期間回湖北黃岡過年,不料碰上疫情,未能及時回長沙。由于老家多年不住,沒有電視,也沒有WiFi。為了能按時上網課,他只能每天坐在別人家外面,蹭隔壁家的網絡。

  長沙市教育局要求,要針對留守兒童、隨遷子女等條件不足的學生以及生源地不在長沙的學生,采取多種靈活方式實施必要的網絡教學,做好教學服務和及時指導,確保覆蓋到每一個學生。

  為了暢通貧困學生線上學習渠道,省教育廳聯合相關單位,為全省建檔立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提供每人20G湖南省內手機“助學流量包”。

  省教科院副院長陳擁賢建議,疫情期可以分類實施中小學在線教學,農村地區或網絡不發達地區宜采取直接使用國家和省級教學平臺、統一提供的錄播課程進行在線教學。對農村地區不具備在線學習條件的貧困家庭學生,學校可適當開放部分“班班通”教室,在疫情防控絕對到位的前提下,分時間、分空間組織開展在線教學;或采取送教上門的方式,進行現場教學輔導。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5683439
15选5走势图20 快乐8官网下载app 大公开内部一码官网 百度金融理财平台 云南快乐十分真准网 股票涨停啥意思 山东群英会开奖走势图 22选5选号方法大全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双色100期球走势图 极速赛车为什么老是输 体育彩票怎么玩法介绍 甘肃快3技巧 炒股软件排名 国际环岛自行车赛 采30选5开奖公告 浙江11选五5一定牛